新科热线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台湾大厦施工许可证到底动了谁的奶酪?

  来源:香港凤凰通讯社

  在贵阳市大十字街角,中华南路繁华的商业中心矗立着一栋被称为“贵阳第一烂尾楼”的“台湾大厦”,这座大厦在始建时曾被誉为“贵阳第一高楼”,而如今这座曾显赫一时的贵阳第一高楼却是锈迹斑驳、满目疮痍,着实令人叹息。如果说盛家兄弟背后鲜为人知的恩怨纠葛是台湾大厦多灾多难的导火线的话,那么随后卷入这场缠斗的当地住建部门某些官员则充当了让“台湾大厦继续烂尾”的制造者。关于台湾大厦的停工问题,盛家兄弟自嘲“命苦”,用“多灾多难”、“苦不堪言”来形容。

  台湾大厦烂尾始末

\

  改革开放初期,盛家老大盛恩选择了举家移民香港,后在香港成立无限责任商号显盛企业公司;老三盛筑生从小就立志振兴家业,并担负起盛家内外事物及责任,年轻时做过多种工作,一手创立安黔房屋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曾在贵阳房地产界享有盛誉。盛家兄弟按照各自设定的轨迹前行,事

  业做得风生水起,在当地一时传为佳话。随后,盛筑生的安黔房开和大哥盛恩的显胜企业合作成立新的中外合资公司“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显胜持股25%,安黔持股75%,由盛恩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出任董事长,而实际出资人是弟弟盛筑生。由于安黔房开的实力和影响力,很快盛安房开接连做了不少有影响力的项目。就在盛安房开在商界崭露头角的时候,在当时被称作贵阳第一高楼的台湾大厦项目上,盛家兄弟却遭遇了滑铁卢。先是台湾大厦建委指定的贵阳第一建筑公司承建的裙楼出现重大质量事故,历经8年才整改完毕;接着显盛公司盛恩状告安黔房开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又历经5年,最终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裁定安黔房开胜诉告终;期间,因为主楼设计不能适应现代需求,已经建好的9层主体又耗资数百万进行拆除......

  事故,整改,诉讼,拆除,命运多舛的台湾大厦成了各级政府的心病。重新、尽快启动台湾大厦项目不仅是市场的要求,也是政府的心愿。10余年过去了,在内忧外患基本平息后,盛家人终于重新看到了希望和光明。然而两年多过去了,台湾大厦依然寂静伫立,没有任何动静。原来,盛安公司在申报施工许可证和预售证时,按照贵阳市住建局相关部门的要求,精心准备了十二要件,贵阳市住建局建筑管理处也通知盛安公司缴纳了几百万的相关费用,巨额的申报费用交完之后,申报过程却陷入了各部门无尽的扯皮之中。首先是贵阳市住建局提出盛安公司做为中外合营公司经营期限已经超期,不再具有经营资格。对于这个问题,盛安公司说,虽然盛安公司经营期限到期,但我们的营业执照还定期年检,依然具有法人主体资格,另外,相关法律规定经营期限到期需依法申请延期,并无明文规定经营期限到期后不能再从事合法经营活动。盛安公司很疑惑,这本来是工商部门的管辖范围,贵阳市住建局不知道啥时候也承担起这个职能了。最重要的是,贵阳市住建局要求,施工许可证申请表必须要有法定代表人进行录像签字,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盛恩已经于2011年病逝。其实早在在2011年盛恩病逝后,盛安公司就及时到工商部门和商务局备案说明情况,并且出具了相关手续,说明由副董事长做为法人代表代行法定代表人职权,贵阳市工商局和商务局也出具了认可的文件,怎奈工商局和商务局的公文却得不到贵阳市住建局的认可,办理施工许可证预售证的问题依然悬而未决。贵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都曾对解决台湾大厦问题做出批示,甚至提出,解决烂尾楼的历史遗留问题要“一楼一策”,市政府也多次召开协调会,连贵州省住建厅也发函督办,可是只听雷声轰隆隆,事情却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谁也搞不清楚症结所在。按贵阳市住建局的说法,只要盛安公司更换了法定代表人,市住建局会立即给盛安公司办理施工许可证。但住建局同时也提到,盛安公司内部有纠纷,内部矛盾不解决,在这种情况下必须严格按规定办。这说法看似合理,其实却是住建局把自己当成了法院,连企业内部矛盾也管上了。虽然市委市政府要求协调推进,省住建厅也发文督办,但主要业务承办者市住建局就是要坚持按他所谓的规定办,不开绿灯,这才是症结所在。就这样,在党委政府的监督指导下,在万众瞩目下,29个月过去了,台湾大厦依然没有动静。盛安公司至今没有拿到台湾大厦开工建设的施工许可证和预售证,盛安公司再一次进入了漫长而又焦急的等待之中。

  神秘女人张文

\

  在台湾大厦开始动工的时候,盛氏兄弟曾因股权问题产生过纠纷,但是在最高人民法院的介入下,此事已经宣告结束,安黔公司依法拥有“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全部股份。盛家的大哥盛恩于2011年病逝,但11年至今近八年的时间,尸体却一直冷藏在贵阳市殡仪馆,不能入土为安,盛家人对此耿耿于怀却又无能为力。说到这,就不得不说一说在此事件中出现的一个有点怪异又略显神秘的女人——张文。张文在给殡仪馆出具的一份声明中说,除了盛恩的遗孀张文外,任何人不能处理盛恩的遗体。很显然,张文以盛恩的妻子身份自居。那么张文到底是不是盛恩的合法妻子,有没有权利处理盛恩的遗体呢?张文,自称是盛恩遗孀、继承人。在盛恩去世后,以遗孀、继承人身份向贵阳社会非法集资高达2.44亿元人民币,以此纠集了一帮“社会人员”、“两劳释放人员”冲击台湾大厦企图强行侵占台湾大厦,有目的的破坏社稳定,制造事端。实际上,她是以美国婚姻办理绿卡为由,实施诈.骗犯罪。从1995年到2016年间,和不同的人在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登记了十几次婚姻,而盛恩只是其中一桩,甚至在盛恩去世前(盛恩于2011年11月4日去世),张文于2010年仍和别人有登记结婚记录,由此可见,所谓张文与盛恩的“结婚证明”其实是张文编造的虚假文件,是张文欺骗大众、围猎官员、讹诈钱财的道具!可恰恰在这种情况下,殡仪馆在根本没有认证张文到底是不是盛恩的合法妻子的情况下,仅凭张文的一份声明按张文要求处理盛恩遗体,已经有明显过错,而由张文随意处理盛恩的遗体更是涉嫌侵权违法了。

  张文背后的神奇“保护伞”

\

  台湾大厦不能一直烂尾下去,2016年元月,在经历种种磨难的台湾大厦解决了长达数年之久的内部纠纷后,安黔房开向贵阳市住建局申请办理台湾大厦南北塔楼建设的施工许可证和预售证。3月通过市住建局审查“同意备案”。在经过了应该不应该的繁琐手续和程序并缴纳了300余万元的各项费用后,29个月过去了,安黔房开至今并没有拿到本该拿到的施工许可证和预售证,被媒体戏称为“难产的施工许可证”。期间很多部门表示应当支持解决台湾大厦历史遗留问题,包括2016年8月11日,市住建局召集工商局、商务局等召开的协调会,与会单位全部同意办理两证并出有会议纪要;同年10月12日,省住建厅对市住建局下达督办通知:“尽快协调办理”,均被贵阳市住建局某些领导置之不理。而不予颁证的真实原因,据了解,就是市住建局办证处杨庆斌处长多次在私下、公开(包括9月29日在省住建厅协调会上)说过:“不把显盛公司25%的股份落在张文名下,我处长不当都不会发证!”在办证受阻后,公司找过钟汰甬副市长,想向他反映情况,却被他一口回绝:“你们台湾大厦的问题复杂得很,你们不要来找我!”

  是谁在设置障碍

\

  2017年11月27日,在贵阳市常委扩大会上提出“历史遗留问题”一楼一策,属地管理,并把台湾大厦列为首批需要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2018年1月省人大会议上,人大代表联名提案,对台湾大厦施工许可证久拖不办提出质询;2018年2月24日,南明区人民政府正式报告钟汰甬副市长,建议为台湾大厦办理施工、预售许可证。但都无下落。甚至,两任贵阳市委书.记,两任市长多次签批支持解决台湾大厦历史遗留问题,但一旦到钟副市长手里,就无疾而终。

  钟汰甬、杨庆斌明知:因盛恩已故不能参加董事会,不能形成董事会决议,换不了法定代表人,而对此,市工商局、市商务局、南明区政府都予以了充分的认识和理解并依法作出了有关的文件,说明了“变更法定代表人虽有障碍,只要董事会和公司做出承诺等,即可办理(发证)”。对此情况,盛安公司早在2011年12月就及时向市工商局、市商务局备案登记,说明了公司由副董事长履行董事长职责,并据此于2016年4月29日在市住建局办理完“十二要件”所有手续,于同年5月4日登记在建设部全国建筑市场监管公共服务平台,只待发证,但市住建部门置若罔闻。因为,公司无法满足杨庆斌提出的“将盛安房开公司25%的股份落在张文的头上”的条件后,杨庆斌就威逼卡压抛出了精心设计“必须更换法定代表人才发证”的貌似理由的“理由”。2016年元月,盛安房开公司依法申报办理颁证,同时,与盛安房开公司及其颁证毫无法律关联的张文致函市住建局,称欠了奤得、高贵林、盛林、王莉、富强、毛哥等80多位债主2.72亿元,要求市住建局不能发证,因为张文已将盛安公司25%的股权抵偿债主,否则要闹事…这就是钟汰甬、杨庆斌30个月不发证并卡压的真实原因。如果张文的权利是合法的,不需要钟汰甬副市长擅权干预,只有她的权利不合法才会要钟汰甬副市长动用公权为其出头。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根利益的链条,一头在市建口实权钟汰甬、杨庆斌,一头在张文之类黑恶势力!

  为了解决台湾大厦历史遗留问题和尽快办理有关开工建设各项手续。省人大、政协、贵阳市委、市政府、工商、商务、信访、南明区及社区甚至贵州省住建厅多次下发督办函,无一不是希望尽快解决台湾大厦问题。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及有关领导协调会开了、桌子拍了、批示有了、督办下了,可谓无法不用,无计不使,纵然这样都没能改变台湾大厦继续烂尾的命运。

  安黔公司的董事长盛筑生说,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正规的企业,特别是股份制合资企业,除了法定代表人,还有法人,有法人代表,还有实际控制人,盛安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只有25%的股份,安黔公司是控股股东,是实际控制人,有些人只拿形式说事,必须让法定代表人录像面签就是卡脖子,即便是我们更换了法定代表人,我想他们还会有合营期限到期等等很多问题在等着,但这是不正常的,我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习总书.记领导下的中国,相信在社会主义新时代,会给盛安公司给台湾大厦给贵阳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来源:http://www.xgfhtxs.com/a/2847.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谈何容易马鹿易形正大堂皇贪夫狥财深中笃行融液贯通一枕槐安喃喃自语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头足异处泽被后世无服之殇隋珠荆璧以水洗血会家不忙人老珠黄黔驴之技嘴快舌长颠来倒去黄河水清

上一篇:洪武骨科——一个冉冉升起的健康产业明星企业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