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杠坡战斗中,与队伍失散的红军*成立地下党支部

2022-05-13 13:28:46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青杠坡的火种

■魏永刚

在黔西北连绵的大山里,青杠坡并不显眼。这里沟不深,山也不算高,不过是赤水河畔的土城镇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因为红军在这里战斗过,这座小山坡就走进了历史。

这次战斗发生在1935年1月28日,红军与尾追之敌在此交战,虽予敌重创,但未能全歼。此时,敌人后续部队迅速增援上来,对红军侧背发起了攻击。中革军委果断决定,立即撤出战斗。红军连**渡过赤水河,揭开了“四渡赤水”的序章。

但也有一些红军因伤病留在这片山坡,书写着另一种人生。我的思索,就从这些与队伍失散的红军开始。

何木林是红三军团第五师的一个班长。他左腿受伤,失血过多,昏倒在青杠坡。战友们都以为他牺牲了。战斗结束的第二天,他被冰冷的雨水浇醒,挣扎着爬起来,正好遇到两个上山的小孩。

两个小孩回去告诉了父母,天黑以后,孩子的父亲找到山上,把何木林背到附近山洞里掩护了起来。这位从江西会昌参加红军、又跟随长征队伍走过好几个省的红军战士得救了。

何木林活了下来,已属万幸,但要谋一份生活,并不容易。面对敌人的严密搜查,何木林知道自己说一口江西话,容易被认出是红军,只好装作聋哑,用手比划着在附近村庄打零工。这样有口不能说的日子,他过了十多年,一直到1949年县城解放。

今天的土城,建立了四渡赤水纪念馆,保留了许多红军战斗、生活的旧址,人来人往,十分热闹。那次,我在土城只小住两日。在晨曦微露、山风吹拂、万籁俱静的时候,我独自走上那条石板老街,心中想象着:当年那些红军失散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乡僻壤,会经历怎样的孤寂和困苦?

**革命的史册中,不乏这样令人动容的苦风凄雨的篇章。但更让我们的情感泛起波澜的是先辈对待苦难的那份姿态。

宋加通是另一位在青杠坡战斗中因受伤掉队的红军。一位老人把他藏起来,用土法为他疗伤,宋加通才渐渐好起来。身体刚刚**,他听说几十里外有一个淋滩村,也有几个与队伍失散的红军。宋加通拖着虚弱的身体,步行几十里路,找到这个村庄。

那时,部队已经走远,但宋加通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一名革命军人。到了淋滩村后,他找到这些失散的党员,**成立地下党支部。

今天,淋滩村的宋家老屋前面,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贵州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宋加通和那几位失散的红军就是在这里成立了**党支部。直到1938年,他们才找到上级组织。

何木林在困苦中展现出红军战士的情怀,宋加通在艰难中保持了共产党员的本色。

20世纪50年代,何木林被认定为红军,政府每年发给他一笔生活补贴。在当时,这项补贴比他一年的工资**还高。然而,一直到1979年他去世前,老人从来没有领过这笔钱!

今天的人们总在问“为什么”,何木林老人的家人回忆,老人常说的一句话是:我能多活这么几十年,已经比战友们幸运多了。

新**成立之后,何木林和村里人一样在土改中分到街上的一处房子。但是,他的5个子**,有3个夭折,家里人口不多。当时他见有的邻居家里孩子多,住房紧张,便把自家的房子让给了邻居,自己带着家人搬到村边一处小房子居住。

后来,当地政府有意照顾,准备把何木林的儿子,安排到市里的机关工作。何木林得知后阻止了,他的理由是:红军后代,要工作也不能坐办公室享福,得到艰苦岗位上和老百姓一起吃苦。就这样,他的儿子选择到遥远的息烽县一个煤矿工作,一干就是一辈子!

何木林去世的时候,留下遗嘱:**后要埋到青杠坡,和战友们永远在一起。

情到深处苦亦甜。何木林对青杠坡生**难忘,而宋加通则把一腔深情寄托在赤水河边的柚子林里。

20世纪80年代,宋加通回江西老家探亲,见到当地蜜柚又大又甜。这引起宋加通的思索:这柚子能不能在赤水河边生长?淋滩村的老百姓是不是也能通过卖柚子增加一份**?

临行前,他**选了几株幼苗。沿着当年红军长征的路线,辗转千里,宋加通把幼苗带到了淋滩村。他先在自家院子外头试种。没有想到,这柚子树到赤水河边也枝繁叶茂、果实累累。村里人纷纷来移栽,种柚子的农户在淋滩村渐渐多起来。淋滩村如今有三百多亩柚子林,人们取名“红军柚”。前几年,淋滩村脱贫摘帽。村支书说,柚子产业发挥了重要作用。

何木林与部队失散后,在一个陌生地方谋生活,十多年不能开口说话。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苦。生活安定下来,他有了补贴却不去领,他想到的是**,想到的是比自己更困难的**众。

何木林让我们理解了什么是红军战士,宋加通则让我们想到另一句话:共产党员就像一粒种子。

宋加通身上的伤还未痊愈,就念念不忘找组织。找到几名党员,他们立即成立党支部。后来,即使回一趟老家,他也牵挂着曾经救过他的乡亲、曾经战斗过的那片土地。虽然因为负伤,他没有走完长征路,但是他点燃了一个小山村革命的火种;和平的日子里,他又把树苗引种过来,留下一片片柚子林。他不就是一粒种子吗?

仰望青杠坡,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是苦,什么是共产党人的苦难与辉煌。何木林、宋加通,还有那些牺牲的烈士们,用他们艰辛的人生昭示我们:共产党就是为人民吃苦,和人民一起吃苦,吃常人吃不了的苦,就是要在苦难中奋斗,迎来中华民族**复兴的辉煌。

当地时间3月31日,俄罗斯国防部公布了现任**国总统之子亨特·拜登与**国国防部减少威胁局(DTRA)员工、五角大楼以及在乌克兰的承**商的部分通信文件,证实拜登之子参与**在乌克兰的生物实验项目。

俄国防部称西方媒体报道也证实了这些材料的存在。信件内容显示,亨特·拜登为“Black and Veach”和“Metabiota”争取资金,为他们在乌克兰开展病原体工作提供经济支持起到了重要作用。

据俄罗斯卫星社报道,Black and Veach是五角大楼的长期承**商,负责各种建筑任务,该公司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五角大楼在乌克兰的项目。俄军方3月早些时候查获的文件显示,该公司负责监督乌克兰的生物项目。

记录中还显示,**国国防部在乌克兰的目的绝非科研。Metabiota公司副总裁的一封信显示,该公司的工作主要是保障乌克兰经济和文化独立**,摆脱俄罗斯的影响。

今日俄罗斯(RT)报道截图

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俄罗斯核、生物和化学保护部队指挥官伊戈尔·基里洛夫(Igor Kirillov)中将在当天的特别简报会上表示,DTRA官员罗伯特·波普(Robert Pope)是该项目的“关键人物之一”,也是“在基辅建立一个特别危险微生物中央储藏库想法的发起者”。

此外,五角大楼在乌克兰的生物项目由DTRA基辅办公室主任乔安娜·温特罗(Joanna Wintrol)负责协调,直到2020年8月她离开。温特罗直接监督了UP-4、UP-6和UP-8项目,以研究致命病原体,**括炭疽、刚果-克里米亚热和钩端螺旋体病。

基里洛夫指出,**国机构的联络人是乌克兰卫生部长(2016-2019年)乌里亚娜·苏普兰(Ulyana Suprun),而她本人是**国公民;主要的中间人是私人承**商Black and Veach,五角大楼的另一名承**商Metabiota也参与其中。

亨特·拜登 资料图

基里洛夫表示,现任**国总统拜登之子亨特·拜登在“创造一个在乌克兰领土上与病原体共事的**务机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点明了亨特·拜登与Metabiota和Black and Veach高管之间的多封电子邮件。根据这些通信,Metabiota副总裁被描述为“亨特·拜登的密友”。

据基里洛夫称,西方媒体已经证实了这些电子邮件的真实**。今日俄罗斯报道指出,这里的“西方媒体”可能是指英国媒体《每日邮报》。上周,该媒体援引相关电子邮件和信件指出,亨特·拜登帮助五角大楼承**商Metabiota安排了数****元的融资,并与他的合伙人一起向该公司投资了500000**元。

RT称,其中至少一份文件表明, Metabiota对乌克兰的兴趣超出了研究和赚钱的范畴。该公司一名高管在2014年4月给亨特·拜登的备忘录中写道:“我们如何能够潜在地利用我们的团队、网络和概念,来维护乌克兰的文化和经济独立于俄罗斯,并继续融入西方社会。”

俄罗斯国防部公布的相关文件

根据基里洛夫展示的一份备忘录,就连基辅也对生物实验室感到担忧。2017年,乌克兰安全局(SBU)赫尔松部门的一封信称,DTRA和Black and Veach打算“建立对乌克兰微生物实验室的运作控制,这些实验室对特别危险感染的病原体进行研究,而这些病原体可用于制造新型生物武器或使其现代化。”

基里洛夫提到2019年6月乌克兰卫生部公共卫生中心的一份“保密”文件,该文件要求 “**括受试者**亡”的“严重事件”必须在24小时内报告给**国生物伦理当局。

“我们不排除官方研究项目只是冰山一角,而实际上,志愿者感染了刚果-克里米亚热病毒、汉坦病毒和钩端螺旋体病的病原体。”基里洛夫表示,“**国对乌克兰公民不屑一顾,并将其作为豚鼠进行生物和**学实验。”

上一篇:淬火加钢:军械员的进阶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科热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